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黑人版《小美人鱼》引发质疑:为艺术,还是商业投机?
发布时间:2019-07-08 09:31

澎湃新闻消息,迪士尼传出要拍摄真人版的《小美人鱼》后便引发了广泛关注,毕竟安徒生的童话原著《海的女儿》实在是太有影响力了,动画版《小美人鱼》也是经典之作。真人版将由罗伯·马歇尔(《欢乐满人间2》《___》《艺伎回忆录》《加勒比海盗4》)执导,简·古德曼(《王牌特工》《X战警:第一战》)编剧,预计2020年开拍。

迪士尼真人版《小美人鱼》概念海报

北美时间7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7月4日凌晨),《小美人鱼》官宣了小美人鱼的扮演者——Halle Bailey(哈里·贝里),出生于2000年的黑人妹子。Halle Bailey是童星也是歌手,年仅3岁就参演了《亿万唱诗班》;早些年也与姐姐成立名为Chloe x Halle的组合,精湛唱功引起了碧昂丝的注意,并被碧昂丝签下,于去年推出了首张专辑《The Kids Are Alright》,评价不错。

不过,迪士尼官宣后就在北美网络引起讨论,不少人表示质疑,“这个角色不适合黑人,就像白人女孩出演Moana公主”(Moana是《海洋奇缘》里的黑人公主)。消息传到国内社交网络上后,同样引起强烈的反弹。#真人版小美人鱼女主角#随即登上微博热搜。

Halle Bailey出席活动的照片,来自网络

Halle Bailey在个人社交网络上表示,梦想成真

最先发布消息的@守望好莱坞,其微博底下的评论,一边倒的“不接受”。比如热评里的评论写道:“黑人身份现在是不是无敌了???你演小姐与青蛙,你演Moana无所谓……小美人鱼你在开玩笑吗……关键你还不能反对(一反对在美国就会被喷死吧)”,“全体演员都选黑色吧。黑命贵系列”,“以后怕不是白雪公主都要变成黑血公主了”……

小美人鱼可以是黑皮肤的吗?选择Halle Bailey,是出于纯粹的艺术考虑,还是政治正确的商业投机?

小美人鱼可以是黑皮肤的吗

网友对于Halle Bailey的质疑,主要是因为安徒生原著中的美人鱼,以及1989年迪士尼动画片《小美人鱼》中的美人鱼形象深入人心。

在安徒生的童话里,小美人鱼是这样的:“她的皮肤又光又嫩,像玫瑰的花瓣;她的眼睛是蔚蓝色的,像最深的湖水”“这时她发现她的鱼尾已经没有了,而获得一双只有少女才有的、最美丽的小小白腿”“这时小人鱼就举起她一双美丽的、白嫩的手,用脚尖站着,在地板上轻盈地跳着舞”……简单地说,肤白貌美。

迪士尼动画片《小美人鱼》虽然对安徒生童话进行了改编,比如小美人鱼有一头浓密的红发,肤色不够白,但总体上与安徒生笔下的形象差别不大,也符合观众的“公主”想象。

1989年迪士尼版动画片《小美人鱼》中的小美人鱼

但坦白地讲,小美人鱼是童话中超越国界的虚拟形象,真人版的改编是可以使用任何肤色的演员的。一方面,小美人鱼不像花木兰(这是一个中国故事,肯定得由黄皮肤的人来出演),肤色不是她的核心设定。另一方面,如果一味强调还原,难不成还真得找美人鱼来饰演?何况,在安徒生的原著中,小美人鱼为了爱情付出一切、牺牲一切最终却化为泡沫,实在是太悲情了。如果迪士尼的改编原原本本地刻画出了童话中的小美人鱼,估计也会被批评:女性依附于男性、女性为了男性牺牲一切,这是对女性的矮化。

我们不能以“三观”来评判安徒生的童话,毕竟那是19世纪的历史背景,身为那个时代的人很难不带有时代的局限性。但如果是21世纪的今天,在童话中仍然强化“恋爱脑”悲情公主的形象,那就会引起非议了。这也是为什么自1937年迪士尼第一部公主片《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到今年的《阿拉丁》,观众可以鲜明且直观地感受到:公主们越来越独立、自主、强大。在不久前上映的真人版的《阿拉丁》中,茉莉公主想要当女王。

真人版《阿拉丁》中的茉莉公主,选角时也是一片质疑,上映后观众纷纷表示“真香”

不出意料的话,真人版的《小美人鱼》也会延续着迪士尼公主的最新形象,她必然也是独立的、强大的、有强烈的自我意识的。而迪士尼官方给出的选择Halle Bailey的理由是:“经过大量的寻找,Halle Bailey罕见地综合了一系列素质——灵魂、心灵、青春、纯真和实力,加上绝美的歌声,这些都是发挥这一标志性角色所必须的品质。”

发现没有——迪士尼突出的小美人鱼的几个关键词是“灵魂、心灵、青春、纯真和实力,加上绝美的歌声”,这与安徒生原著中小美人鱼给我们的天真美丽的悲情公主的形象,本就有所不同。加之原著中小美人鱼有美丽的歌喉,真人版或有所体现,而恰巧Halle Bailey有着不俗的唱功。

因此,从艺术角度看,迪士尼是有理由选择Halle Bailey扮演小美人鱼。

迎合政治正确的商业投机?

不过仍有不少人无法接受:难道就没有一个白人演员比Halle Bailey更合适吗?还是选择她,仅仅因为她是一个黑人?

文娱观察者@北方公园NorthPark在微博上评论道:“政治正确全面冲击艺术创作的风潮已经到来……迪士尼老版动画片里对多元文化平等的尊重做的并不差,现在这些操作除了商业投机想不出别的理由。这么下去,黑雪公主只是时间问题。”

时下国内舆论对政治正确这一倾向高度敏感。就比如这两三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在国内都遭遇政治正确的批评。无论是2017年最佳影片《月光男孩》,2018年最佳影片《水形物语》到今年的《绿皮书》,人们发现这些影片的共同点是,都涉及到种族、同性恋、少数族群、边缘群体等。因此有人说,这些影片之所以获奖,不是因为它们的艺术成就最高,而是因为它们迎合了好莱坞的政治正确;不是艺术指导创作,而是一种特定的政治诉求在指导创作,评价创作。

最近三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都有两张牌:种族、LGBT

“政治正确”是一个有着复杂历史的复杂词汇,也被过度滥用了,这里无法拓展开来说,但简单地理解,政治正确常常关注的是,种族、性别、性取向以及多元文化议题,它指涉的,我们应该避免一切可能对不同种族、性别、性取向、宗教带来歧视和不安的言语与行为,应给予其理解、宽容、开放与尊重。从历史到当下,政治正确发挥了强大且正向的作用,它站在____一方,强化了一种共同体意识以及对他人困境的共情能力,让平等与多元渐成时代的主流。像少数族群在美国地位不断提升,与政治正确潮流是分不开的。

我想,没有人反对平等与多元,与其说时下舆论反感政治正确,毋宁说反感过度的政治正确,以及由此带来的伪善。也就是说,以往是尊重少数,但过度的政治正确则给人这种感觉:少数才是正确的、光荣的、享有优先权的,甚至有“我是少数我有理”的架势,一味强调少数的权利,却不愿意妥协或承担些什么。

新浪电影发起的投票显示,66.9%的网友对《小美人鱼》的选角表示“失望”

这里有一个争议:假设一个白人演员和Halle Bailey同样适合于小美人鱼的角色,但因Halle Bailey是黑人,就把机会给了她,这是过度的政治正确吗?这个问题可以撕个三天三夜。这里笔者提供一个见解供参考:哈佛大学教授迈克尔·桑德尔在《公正》中提到,某些美国大学入学的种族偏向政策,难道仅仅因为是生为白人,就要失去同等条件下的入学资格?他给出的理由是:大学入学资格的种族偏向,如果视之为继承祖先历史的我们在补偿他人的同时培养自身品德的话,就更易被大众所接受了。不管是天生要承担的职责,个体自愿承担的义务,还是某种集体特定的团结性义务,都是道德责任的一部分。(引自豆瓣用户yoyou的解读)

至于伪善则是另一个面向:它只是做到表面上的平等与多元,并且以表面掩盖实质性的问题与改善。就比如电影中给黑人的地位再高,现实生活中却不给黑人机会,政治正确就成了问题的___。

回到《小美人鱼》的选角。在对反感政治正确的人看来,让小美人鱼变成黑色皮肤,不过是在讨好非裔族群和“白左”,是商业投机。也许还有伪善,如果你说非裔族群在美国地位不高,有人就会甩出理由:连小美人鱼都让黑人演了,还不高?

迪士尼是否真有这样的意图?不得而知。只是窃以为,哪怕政治正确带来了种种问题,但这个世界存在的更多问题,不是因为政治正确太多,而是因为政治正确太少了。

说非裔大家缺少共情,那么我们来看看美国亚裔。《摘金奇缘》改编前,曾有一位好莱坞制片人主动找到作者关凯文,提出诱人的报价,却连带着提了一个要求:要把这本书的女主角换成白人,理由是,没有多少白人愿意进电影院看一个亚裔故事。一项研究显示,在2015-2016年度,64%的美国电视剧没有任何亚裔的常规角色。另一份报告显示,2017年票房前100位的电影中,只有4部导演为亚裔,而亚裔出演主要角色的影片仅有4.8%,另外37部影片没有任何亚裔角色。

有网友在微博上表明她支持迪士尼选角的原因,很能打动人

亚裔会反感政治正确吗?不会。现实是,好莱坞的政治正确更多局限于非裔族群,亚裔仍处于鄙视链的底端。好莱坞的政治正确不是太多了,而是还不够普遍和广泛。如果因为政治正确有问题,就反对政治正确,这才是真正的大问题;应该欢迎政治正确,但也要对过度的政治正确以及其包含的伪善,保持审慎(不要动辄扣上过度政治正确的帽子)和警惕。

比如现在非裔族群地位是美国少数族群里较高的,但这样的地位不是凭空而来,而是一代又一代的美国黑人通过抗争和牺牲换来的,哪怕Halle Bailey出演了小美人鱼,但美国黑人的普遍生存状况还是差于美国白人;哪怕《月光男孩》《水形物语》《绿皮书》真如你说的“伪善”,但它倡导的爱、理解、尊重的确也在试图弥合族群之间的裂痕(虽然不彻底)。

因此,无论是从艺术角度还是政治正确角度,由Halle Bailey出演小美人鱼都不必过分指摘。何况,观众的评价最终取决于电影的质量,而不是小美人鱼的肤色。不是吗?

原标题: 黑人版《小美人鱼》引发质疑:为艺术,还是商业投机?